爱豆级基金经理张坤:“不想持有十年以上,就不要持有一分钟”

爱豆级基金经理张坤:“不想持有十年以上,就不要持有一分钟”

  文 / 阿富

  出品 / 节点财富

  “千亿顶流坤坤子!”

  2020年末,易方达张坤以超过千亿的规模成为了权益类基金中,在管规模最大的基金经理。

  随着基民低龄化,饭圈词汇开始冲入基金语汇中,基金经理张坤,也成了基民的“坤坤子”,不愧“千亿顶流”的称号,甚至拥有了全球后援会,一口一个“坤坤”。

爱豆级基金经理张坤:“不想持有十年以上,就不要持有一分钟”

  然鹅,“坤坤子”成为千亿顶流,靠的不是唱跳打篮球和RAP,而是实打实的一年又一年稳定居于同类前列的收益率。

爱豆级基金经理张坤:“不想持有十年以上,就不要持有一分钟”

  怎样的投资逻辑,支撑起了爱豆级基金经理张坤?

  “不想持有十年以上,就不要持有一分钟”

  爱豆往往也有自己的爱豆,张坤的爱豆是巴菲特。芒格和巴菲特之间,张坤也透露更喜欢巴菲特。

  “芒格是博学家,但是巴菲特这80年就做了一件事,他没有做别的事情,他对生意的理解更深入一些。”

  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张坤透露过,他信奉价值投资――用巴菲特的话说,就是 “买入优秀的企业,分享企业经营的成果。”坚持自下而上选择成长确定性强的公司,在有较强估值保护的情况下买入,低换手率,集中持股。

  根据历史持股数据看,张坤确实是大盘成长的风格,偏好大市值、具有动量效应的、低换手、高估值、高成长的股票。数据显示,张坤的换手明显低于行业平均,如2017年和2016年换手率分别为0.66和0.79,同期行业中位数分别为2.15和2.47。2013年就攥在手里,2021年都没放手的贵州茅台(600519,股吧)就是最突出的例子。

  而这样的套路下,选股就非常重要。

  选公司方面,张坤的标准是“不想持有十年以上,就不要持有一分钟”,另外,“一个事情发生,如果三年后回头看它不重要,那它在这个时间也不重要。”

  张坤初选的第一步是看财务指标,要求公司在较长时间内,比如过去5至10年,平均ROIC不低于10%且没有大幅波动。

  接下来,张坤则是剔除高杠杆的公司,比如有息负债率过高、或有频繁股权融资的历史。不喜欢商业模式上有大量负债的重资产类公司,喜欢那些依靠自身诚实经营积累现金流成长起来的、内生性成长的公司。

  第三步,张坤会排除掉行业中地位不够高、对上下游议价能力不强、营运资本高的企业。经过这一轮筛选后,剩下不多的几百家公司,张坤会花大量时间去研究。

  “阅读甚至比调研更重要”,每年阅读千份研报

  “你知道他有多努力吗?”是饭圈常用话术,这句话放在“坤坤子”身上,也并不突兀。张坤将大量时间,倾注在阅读中,有传闻说,张坤每年会阅读800-1000份公司的年报。

  与喜欢实地调研的基金经理不同,张坤认为“阅读甚至比调研更重要”。

  张坤认为,“任何一个强的企业,报表一定要足够强。”

  张坤说,实地调研大多以被动接受上市公司想要传递的信息为主,带有一定的倾向性,不能完全反映真实。通过大量阅读资料、不断交叉验证,方能去伪存真。年报是刻画一个企业经营全景最好的资料,通过年报能够对企业产生最贴近现实的整体印象。

  为了对行业和公司理解透彻,张坤每年会阅读近千份公司的年报,因为年报是最客观的反映企业历史成绩单的资料,他也会读几乎所有可以找到的深度报告、相关人物传记以及一切能和公司关联的资料。

  张坤谈到具体阅读年报的方法,是“按时间顺序一年一年往下读,每一份都从头到尾细细读”。

  张坤的校训告诫他“行胜于言”(清华大学),看年报可以很好地观察企业对历史上讲过的战略是否有切实执行、执行的实际效果如何。

  张坤认为,按时间顺序读年报,能最直观地感受出企业的商业模式和竞争力如何,例如最优秀的公司大多只有IPO时融资一次,此后就靠自由现金流不断滚动长大,公司有持续稳定的资产收益率和资本回报率,固定资产和运营资本占比始终保持在较低的水平。

  此外,年报能反映出很多潜在的“红灯”,即公司治理的潜在缺陷,企业会计政策是否激进,折旧政策是否符合经济特征。

  而谈及何时卖出一家公司时,张坤依然关注基本面。

  “卖出一家公司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基本面的变化,比如最初对企业的竞争力评估出现了偏差需要修正,或者随着时间的推移企业竞争力发生了减弱。”

  “主动投资人就是要战胜市场”,“好的投资人一定要跟全市场对抗过”

  张坤近年来获得的亮眼业绩,或多或少得益于近年大消费的强势表现中,张坤行业配置上获取的可观收益,而纵观其成为基金经理以来的持股数据,张坤具备显著的行业配置能力。

  历史持股数据显示,张坤持有的食品饮料行业从2016年以来配置比例一直在增加,从7%上升到37%,医药相对2018年初配置比例有所下降,家电配置比例比较稳定,交通运输配置比例至2019年有明显提升,从最初的0%上升到10%。另外成长行业的电子元器件最新配置比例相对历史明显提升,是历史以来配置比例最高的一期10%。房地产在2015年之前配置的比例很高,而后骤然下降,从36%下降到1%。

  而针对行业选择,张坤表示,“我不太愿意撒胡椒面,愿意比较集中地持有一些行业企业,一定要优中选优。”

  配置常常顺市场而动,而张坤也从不掩饰对抗市场的一面。

  “作为一个主动投资人,你就是要战胜市场。战胜市场意味着你要跟市场有分歧才可以。市场好的时候你说更好,市场差就觉得更差,这是不行的,拐点的时候,你就会死得很惨。”

  张坤认为,就像Joel Tillinghast在《Big money thinks small》书里面写的一样,至少应该在你的从业历史上,有过两三次敢于对抗全市场,在全场都说不好的时候,你敢于说好。哪怕最后失败了,至少你对抗过了。

  张坤举例自己曾经对抗市场:“2013年的时候。我买了茅台(600519)之后跌了30%,又再加,当时就是很大的对抗。买满了,仓位跌掉了,再加回来。”

  2013年10月,开始管理基金一年多后,张坤曾经写道:“面对未来四五十年的投资生涯,唯有保持耐心,不懈努力研究,从正确中获取经验,从错误中汲取教训,方能在投资上最终取得些成就。”

  想象八年前那个发量还可以,比现在稍显稚嫩的张坤,却已经决定将投资作为自己从事一生的事业,那个时刻,或许平静而壮阔。

  本文来源节点财富,版权归节点财富所有,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,侵权必究。

  节点财经声明: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节点财经不对因使用本文章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。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节点财经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(责任编辑:季丽亚 HN003)